莫言的故乡,故乡的莫言

发布时间:2019-06-06   浏览次数:
    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宣布后,全球瞩目,举国振奋。他笔下那片神秘厚实的高密东北乡,更是吸引了世人探寻的目光。作为从小在那块土地上生长,又工作过多年,曾和他有过接触的老乡,我深深地感受到莫言对于故土爱恨交加却又痴迷留恋的特殊情感,也看到了高密上下多年来对莫言真心的热爱和不懈的追随。
    莫言,本名管谟业,1955年2月17日出生于高密市大栏乡平安村(现在属疏港物流园区),他的笔名就来自于“谟”字的拆写。生活中的他,似乎也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大栏乡地处高密东北乡,与青岛市的平度、胶州相邻,是历史上有名的“三不管”地带。这里曾经地势低洼,人烟稀少,高粱遍地,土匪出没。莫言的家庭成份有些高,是上中农,还有一个二叔在新中国成立前跑到了台湾,这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无疑给莫言留下了难以抹去的心理阴影,也造就了他在有的人眼里叛逆不羁的个性。莫言成长的岁月,正遇上三年困难时期,贫穷和饥饿是莫言童年的所有记忆,也成了他后来创作的原动力。
    高密,地处山东半岛中部,胶莱平原腹地,归东夷文化圈,齐国属地,历史悠久,人杰地灵。发展而来的齐文化自由开放,洒脱不羁,兼容并蓄,务实求功,造就了高密人刚健不屈、豪放旷达、追求向上的性格特质。齐国名相晏婴、汉代经学家郑玄、清代重臣刘墉,均出生于此。民间艺术根深叶茂:泥塑、扑灰年画、剪纸、茂腔均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数量之多,保护之好,在全国汉族聚居区仅此一县。民间传说繁杂神秘:受东夷文化万物有灵的影响,村中古老的大树,野外时隐时现的狐狸、黄鼠狼,水下的老鳖……都会成为人们崇敬的对象,也衍生出了许多扑朔迷离的故事,儿童从懂事起就围着老人“把瞎话”。在这块土地上成长起来的,更不乏血性男儿。在国家多难之秋,民族存亡之际,这些草根莽雄,总会挺身而出。清朝末年,德国强修胶济铁路,掠夺沿途矿产。高密西乡108名村农民在孙文的带领下,奋起抗德。1938年,高密东北乡民众在孙家口设伏,击毁日军汽车七辆,缴获一辆,击毙日军多人,其中就有在平型关战役中逃脱的中岗弥高中将。1944年,高密南乡农民刘连仁被日本掳去当劳工,因不堪忍受压迫逃出,凭着顽强的信念,在北海道的大山中穴居13年,于1958年回到祖国,他的故事震撼中日……可以说,正是高密大地上英雄辈出的人物,灿若星河的民间传说,为莫言的创作提供了不竭的源泉。在《红高粱》《红高粱家族》《檀香刑》等小说中,都能找到上述历史与传说的影子。至于莫言小说中的众多人物,很多也能在他的故乡中找到原型。自从部队转业后,莫言的大部分时间是在高密度过的。他自己也曾说过,只有站在故乡的土地上,才能找到创作的灵感。高密东北乡,就是莫言心中的精神王国。故乡那波澜壮阔的历史,玄异的民间传说,一代代人在苦难中对自由的顽强追求,也成就了莫言汪洋恣肆、天马行空、神秘空灵的叙事风格,极像在夕阳西沉的时候,仍在洪水中拼命挣扎的那片红高粱。
    多年来,在高密这块热土上,无论是领导还是群众,无论是老人还是孩童,无论是田野农夫还是文学爱好者,对莫言都耳熟能详。高密市原市委书记吴建民就是一个文学爱好者,他自费订阅《人民文学》30多年。1986年,他还在诸城工作的时候,正是在《人民文学》第三期上读到了《红高粱》,这部小说让他感受到久违的激情,也记住了莫言这个名字。来到高密主政之后,他和莫言自然成了莫逆之交。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孙惠斌,在担任宣传部长的1988年,就邀请山东大学、山东师范大学在高密召开了全国第一次莫言作品研讨会,引起了极大的轰动。退休之后,他没有在家安享晚年,而是以个人之力,联合民间一批有识之士,东奔西走,于2006年成立了“高密莫言研究会”,并迅速促成了三件实事:建立了莫言文学馆,创办了《莫言研究》会刊,开通了“红高粱”网站,影响日渐扩大。而由高密市政府主办的“红高粱”文化节,也已举办了多届。
    在《红高粱》中,莫言这样毫无顾虑地描述他的故乡,这“无疑是人类最美丽最丑陋,最超脱最世俗,最圣洁最龌龊,最英雄好汉最王八蛋,最能喝酒最能爱的地方”。他的作品在国外获奖后,招来了不少的批评甚至是漫骂,认为他以揭露民族的丑陋来讨好外国人。他的《天堂蒜薹之歌》发表后,更是受到了来自多方的压力。但故乡人相信,儿不嫌母丑,正因为莫言对故乡深沉的爱和冷静、理性的反思,才力透纸背,写出如此不凡的作品。日本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大江健三郞多次来到高密,在莫言的老家和他一起过春节,他在不同场合多次说过,“要是让我来选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我首选莫言。”故乡人也多次预言,在中国当代,莫言是最有资格获得该奖的。故乡人从内心里欢迎和热爱莫言,还在于他的平民化和亲和力。他在大集上吃炉包,在戏台下听茂腔,在菜市场买菜,到地里去拔草,总是带着谦和的微笑,没有一点大家的架子,倒象一个邻家大哥。找他签个名或者写幅字,他是有求必应。有的人曾“好心”提醒他:“你以后写字别这么随便,多了就不值钱了。”他一笑置之。20世纪八十年代末期,莫言反映故乡改革开放和风土人情的报告文学《高密之光》《高密之星》《高密之梦》连续在《人民日报》发表后,有的地方看到了其中的商机,想重金聘请他去谱写赞歌,他不为所动,只为故乡呐喊。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公布后,故乡人当然自豪和高兴,但并不意外和吃惊,他们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故乡的水土养育了莫言,故乡的文化丰富了莫言,故乡的人民激励了莫言,故乡的人民也深爱着莫言。
    千言万语,何若莫言!
 
(杨福迅,男,山东高密人。现为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长,
先后在《人民日报》《大众日报》第各类报刊发表文章数百篇)

联系我们

莫言文学馆
邮编:261500
邮箱:59533158@qq.com
地址:山东省高密市文昌街569号
版权所有 莫言文学馆 2018-2030 鲁ICP备09017823号
地址:山东省高密市文昌街569号 电话:0536-2337227
邮箱:272574416@qq.com 59533158@qq.com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

分享到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