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参加的莫言作品研讨会

发布时间:2019-06-21   浏览次数:
    高密莫言研究会自2006年成立以来,立足高密,研究莫言,为国内外人士研究莫言现象、莫言作品、莫言的文学思想、莫言的成长历程及其发展轨迹等,提供了大量的有价值的原生态素材,为繁荣高密文学创作,提升高密文化品位,推动共建文化名市,做出了重要贡献。这其中莫言作品研讨会作为莫言研究会组织的多项重要活动之一,对于集全国之力深入研究莫言,探寻莫言成功之道,剖析莫言作品特色,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成为国内众多专家学者和莫言粉丝专注研究莫言,相互交流心得体会的一个重要平台,取得了一系列可圈可点的研究成果。                
    据统计,自1988年秋举办首次莫言作品研讨会至今30年间,已先后举办了5次研讨会,本人参加了其中的两次。
图为第一次莫言创作研讨会的照片
   
    第一次举办莫言作品研讨会是在1988年9月上旬,由高密县委宣传部与山东省青年社会科学工作者协会、山东大学、山东师范大学联合发起,在县政府招待所3号楼召开的。我有幸受邀参会并为其拍摄了照片。
 
    当时能够参加这次研讨会,与我所在的高密化纤厂连同高密兴华采暖设备厂和高密县酿酒厂共同代表全县企业界向本次研讨会表示祝贺有关。
    当时,三家企业都受邀参加了本次活动。高密化纤厂作为全县支柱企业在文化活动方面向来都是积极参与,我又在企业党委办公室做文秘宣传工作,受邀与会并有幸为会议拍摄照片,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至今我仍然保存着自己在那次会议上拍摄的照片和3家企业代表全县企业界为向研讨会表示祝贺制作的贺词。只是当时那些可用的好的照片都被上级有关部门选去了,剩下的几张都是不能用的。当时拍照还是用的黑白胶卷,30年之后的今天,其底片也因几经变迁已无法找到。
    高密化纤厂等3家企业的贺词为16开对折红色封面封底,今天看上去有些不太起眼,这也许体现了当时那个年代节俭办事情的特点。贺词很短,现抄录如下:
文化界、新闻界的朋友们:
    值此莫言创作研讨会在高密召开之际,我们暨企业界的同行谨向大会表示热烈祝贺!并对朋友们光临高密表示诚挚欢迎。
    这次研讨会,群贤荟萃,名人聚集,不仅是文化界的一大盛事,也为我们企业界与文化界和新闻界的朋友们接触提供了良好契机。
    我们衷心期盼这次会议,成为高密企业界与文化界和新闻界联谊的桥梁。
预祝会议圆满成功!
 
    高密化学纤维厂 高密兴华采暖设备厂 高密县酿酒厂
一九八八年九月六日
 
    当时参加本次研讨会的,有来自山东省青年社会科学工作者协会、省内外多所大专院校的专家学者和县委宣传部、县文化局等有关方面的人士近50人。县政府招待所三号楼不大,南北走向的三楼会议室只能容纳五十余人。可是这次研讨会的重要性却非同一般,它充分展示出莫言及其作品在中国大地上所具有的非凡影响力,凸显出了莫言作为国内一流作家在中国文学界所占据的重要地位。有关这次会议的资料自己掌握不多,当时出于职业习惯,无论参加什么会议都要做些记录,与拍摄照片穿插进行。可是后来因几经变迁,任我怎么翻箱倒柜地找寻,也找不到这次会议的记录了。只能从记忆中追寻起一些有关这次研讨会的大体情况和背景。
    这次研讨会的名称为“莫言创作研讨会”,挂在会议室的会标上就是这样写的,有我所拍摄的会场照片为证。研讨会上,与会人员分别结合莫言的成长环境、莫言在文学创作上取得的成功及其创作特点,莫言小说《红高粱家族》和电影《红高粱》凸显的靓丽光彩,以及下一步如何深入研究莫言及其作品,做了深入交流发言。
    图为莫言在研讨会上
   
    莫言在发言中结合当年春天电影《红高粱》的热映和自己在《红高粱家族》上的创作实践,谈了不少让人很受启迪的创作体会。具体讲话内容因找不到记录也回忆不起来了。但是在这次会议上专家学者们大都在发言中谈到了高密人杰地灵,是高密的黑土地孕育和造就了土生土长,靠奋发自学成为在世界上具有一定影响力的文学大师莫言,这是高密人的骄傲和自豪。对于这一点我至今记忆犹新。
 
    追寻起来,1988年全国首次莫言作品研讨会的召开,的确是有着它的独特背景。在1988年由春到秋的季节里,在中国文化领域尤其是电影界和文学界,掀起了一股“红高粱”热,莫言、张艺谋、红高粱已成为红遍全国的关键词。由张艺谋执导的电影《红高粱》二月份在柏林荣获“金熊奖”和国内外的多个大奖,在全世界产生了地震般的轰动效应;莫言的小说《红高粱家族》一时间成为全国各地新华书店紧俏的热销书。全国文学界开始把目光聚焦莫言,电影界把目光投向了张艺谋。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人们不约而同的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了高密——电影《红高粱》拍摄地,小说作者莫言的家乡。因此,这次莫言作品研讨会在高密召开也就不足为奇了。
    其次,这次研讨会在高密召开还有一个重要背景,那就是1987年到1988年上半年,伴随着电影《红高粱》从拍摄到荣获金熊奖期间,莫言先后在《人民日报》以整版篇幅,发表了《高密之光》《高密之星》《高密之梦》三篇报告文学,较为详细的介绍了高密工业、农业及其他行业中出类拔萃的先进人物和他们的企业。这其中就包括高密化纤厂厂长、党委书记李桂荣和南关村党委书记王建章。
    三篇报告文学的发表大力宣传了高密,褒奖了高密,使高密不仅通过电影《红高粱》,不仅通过小说《红高粱家族》,而且通过《人民日报》走向了全国并产生了强烈反响。对于提升高密的知名度起了很大作用。乃至于国内政界和新闻界的若干人士惊呼,这《人民日报》快成了《高密县报》了。
    《人民日报》作为党的喉舌,国家第一大报,能在一年多内用三个整版,连续发表介绍一个县工农业生产和企业家人物的重量级报告文学,这在《人民日报》历史上还是第一次。我打心眼里为高密高兴,为莫言叫好。并由此对《人民日报》更加欣赏,更感兴趣,也更有感情了。
    高密化纤厂除李桂荣厂长有一份《人民日报》外,全厂也就党委办公室还有一份。每次收到刊有莫言报告文学的报纸后,我都爱不释手,自然是近水楼台先睹为快。为防流失找不到,我还将三张报纸分别整版复印留存。但是,厂内外的若干人士都找我阅看,我也不好私存,自然是谁要就给谁。三传两传的,却是真的收不回来了。前几年我翻找有关资料时,只找到了三篇中其中一篇的复印件,其他的都被人们收藏起来了。
    在回忆起这些往事的时候,又使我想起了莫言在参加完研讨会之后不几天,便来到高密化纤厂参观考察的情景。那天天气格外晴朗,李桂荣厂长陪同莫言参观了企业,看了车间的生产情况,并在第一会议室座谈交流。我自始至终全程靠上,记录并拍摄照片,写稿在企业报上发表并在县广播电台播出。照片上了企业的宣传橱窗。现在看来,这也可以说是自己的一种荣耀了。
    那次莫言与李桂荣厂长的座谈亲切自然,气氛活跃,两个人像老朋友一样的谈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莫言或询问企业的生产经营情况,或对李桂荣厂长的谈话不时点头赞许。
    我参加的第二次莫言作品研讨会是在距首次研讨会25年之后。
    2013年9月26日上午我参加完第四届中国(高密)红高粱文化节,下午便应莫言研究会秘书长毛维杰之邀,参加了在市会议中心一楼会议室召开的“莫言作品的乡土情结”学术研讨会。这次研讨会阵容强大,规格很高,由潍坊市人民政府主办,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化发展战略中心和高密市委、市政府承办,中国艺术研究院、山东省文化厅、山东省作家协会鼎力支持。来自中国作家协会、中国小说学会、中国艺术研究院、解放军艺术学院、北京师范大学、中央党校、山东省委宣传部、潍坊市委宣传部、山东省作家协会、山东广播电视台的60多名专家学者云集高密,可谓是群贤荟萃,名人聚集,更为这次研讨会增添了分量。
    高密市委宣传部、市文广新局、市文联、市作协、市报社等有关部门负责人、莫言研究会部分成员和市作协部分文学骨干参加了研讨会。与会总人数达120多人。
    研讨会上,山东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和潍坊市委宣传部部长分别代表省委宣传部和潍坊市委宣传部先后致辞。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贾磊磊、山东省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杨雪锋、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梁鸿鹰、中国小说学会会长雷达、解放军艺术学院原院长陆文虎、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张清华等著名专家学者,从不同角度分别围绕莫言的创作成就、乡土文学与文学创作的关系、魔幻荒诞与现实主义的关系、文学创作应担当的社会责任等作了发言。
    专家学者们一致认为,莫言是中国当代文坛上的一位有着鲜明个性和厚重乡土情结的作家,他创作的《红高粱家族》等一系列作品,都没有离开过他的故乡,都没有离开过那个曾经充满荒诞愁苦而又朴实无华的村庄,都没有离开过那群敢爱敢恨而又勤劳朴实的家乡人民。正是怀着这种浓郁的乡土情结,莫言用他那深情的笔触精心构筑了“高密东北乡”这个文学王国。他将自己的想象嫁接到高密东北乡这块广袤的大地上,用讲故事的手法,创造出了一个现代和传统纵横交错的奇异空间。同样,也正是因为他扎根于乡土,所以才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才有了一大批优秀的文学作品问世,才创作出了众多精品和经典之作。莫言获诺奖让人们看到了中国作家在世界上的影响力。正因如此,莫言不但是高密的、山东的和中国的,更是世界的。
    有专家在发言中指出:自古以来山东出好汉、出能人,山东人的性格敢爱敢恨,敢作敢为,敢打敢拼,莫言就是这样一个在文学创作上勤于思考,能打善拼,敢为人先的当代作家,因而,他的出类拔萃也就不足为奇了。
    有学者在发言中说:莫言的文学创作对中国文学事业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对“五四”以来中国当代文学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莫言深厚的乡土情结和他在文学创作手法上的运用,都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莫言的大哥,全国名校高密一中原副校长管谟贤在发言中说:莫言在文学创作上把根扎在了高密东北乡,他对生活的感触达到了淋漓尽致的境界。自从他在《白狗秋千架》中提出了“高密东北乡”这个概念后,他在创作中大都以高密东北乡为源头,连续推出了一系列深受读者喜爱的作品。家乡的山水花草土地和风物人情,为莫言创作提供了丰富多彩的活头源水,家乡高密成为莫言作品中不可磨灭的文化印记。他尽管有些虎气,但也是从传统中走过来的。他是历史的,也是现实的。莫言的成长环境和他的创作生涯决定了他就是这样一个有着独特个性的人,没有人能够替代他。
    高密市委书记范福生在会上致辞,并代表高密市委、市政府为莫言颁发了“人民勋章”。莫言在接受勋章后的发言中说:“真正的功勋者不是我,而是勤劳朴实,智慧勇敢的高密父老乡亲。我只是一个写小说的,搞文学创作三十多年,去年一不小心得了这么一个大奖,受到了大家的无比关爱,也让我诚惶诚恐。尽管获得了大奖,但是自己的头脑始终是清醒的。我知道自己的斤量有多重,用高密人的话说,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吃几碗干饭。我不会骄傲,这一点请大家放心。我一再强调,有资格获得这个奖项的人很多,世界其他地方有,中国内地和台湾省也有。”
    莫言对山东作家抱有很大的期望。他说:“山东作家是中国作家的一部分,希望山东的作家能够创作出更多的好作品,无愧于山东乃齐鲁之邦的声誉。”
    在谈到自己作品的乡土情结时莫言说:“自己始终认为,乡土是作家创作的物质和精神源泉,我的创作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家乡情结的影响。多年来的创作都跟这有关系。但是不要专门研究我,更要研究其他作家。”
    莫言是于当年的9月下旬,回家乡高密参加“第四届中国(高密)红高粱文化节”和电视剧《红高粱》开机新闻发布会之后参加这次研讨会的。
    回忆起两次参加莫言作品研讨会的情况,自己感慨万千。两次研讨会上聆听了专家学者们对莫言和莫言作品的理解剖析和评价,使我对莫言和他的作品有了更新的理解,也对高密独具特色的红高粱文化有了更新的理解。当年在80年代能够受邀参加首次研讨会以及后来成立了莫言研究会吸收我为理事,又参加了更高档次的莫言作品研讨会,真的是自己与莫言和莫言研究会的一种缘分,至今回忆起来都颇感自豪。三年前当我与莫言研究会毛维杰秘书长谈起此事时,引起了他很大的兴趣,他要我找时间将参加这两次研讨会的情况一并写文章介绍一下并在《莫言研究》专刊上发表。他还将我1988年拍摄的第一次莫言作品研讨会的照片和莫言1988年参观考察化纤厂时拍摄的照片都要了过去(尽管是当时选择后剩下的,说是要去有用)。只是由于各种原因,三年来自己一直未能动笔,至今才将其完成。虽然晚了些,但总算是了却了自己的一桩心愿,完成了毛秘书长交给的一项任务。
    高密因莫言而骄傲,因红高粱文化而自豪。我也因有幸参加了两次莫言作品研讨会感到脸上有光。
 
 
 
2018年10月28日于家中
 
(作者系莫言研究会理事)
上一个:邮票上种高粱

联系我们

莫言文学馆
邮编:261500
邮箱:59533158@qq.com
地址:山东省高密市文昌街569号
版权所有 莫言文学馆 2018-2030 鲁ICP备09017823号
地址:山东省高密市文昌街569号 电话:0536-2337227
邮箱:272574416@qq.com 59533158@qq.com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

分享到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