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研究

莫言研究

当前位置: 首页>百家论坛>

无可奈何花落去——解读莫言的《冰雪美人》

时间:2008-08-20 10:03来源:《莫言研究》第三期 作者:潘弘 点击:

摘要:著名作家莫言的新时期作品《冰雪美人》,通过女孩孟喜喜的死亡折射人的思想观念深处的冷漠。作者通过对孟喜喜周围人的分析,深刻地批判了这种思想意识。

关键词:冷漠批判

著名作家莫言的《冰雪美人》力透纸背地折射了美的滑落与消亡。作品通过女孩孟喜喜因其个性与周围环境的不相容,在寒冷的铜墙铁壁的围逼下,犹如冬日里的一抹香魂寂然消逝,读来备感叹息与沉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怅惘弥漫心间。

喜喜多美好而动听的名字。作品中孟喜喜的性格如其名字,她漂亮、乐观、自信,却因为张扬自己的个性或者说想按自己的真实想法生活,却招致了周围人的“刮目相看”,乃至“刮目相待”。别人的冷漠浸入其骨髓与灵魂,有时心灵的伤害胜于暴力带给肉体的疼痛。作者在这篇文章中透出了传统思想意识中根深蒂固的观念悄无声息地扼杀了喜喜的青春与生命这样一个信息符码。

群众的力量是可怕的,但是群众的观点并不一定是正确的。尽管善良、正义一直是我们推崇的美德。人们总是希望及至渴望正义永远压倒邪恶,让真善美永恒。什么才是真正意义内涵里的善与正义,有时大众并无清晰的界限与概念。反而很多时候用所谓的“正统”扼杀了真正的美与善,这样的举动才让人陡然扼腕叹息。

由莫言的这部作品联想起鲁迅的名篇《祝福》,它的主人公祥林嫂也是因为周围一帮人间接的言谈举止让她走向死亡。无论是柳妈、鲁四老爷一家人,还是“我”,都充当了无形的“杀手”。喜喜的周围也有这么一帮人,杀伤力最强的是她的级任老师,其次是叔叔、婶婶,而作品中的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每个人承受苦难的能力是有限的,一旦超过了那个限度,再鲜活的生命也会萎靡,更何况从上至下这么大的势力,无疑是把喜喜一步步地推上了绝境。

故事的发生地点是一个偏僻的乡镇,离市里有一百多公里,没有工业。这也意味着这里没有文明。文明先是诞生在枝繁叶茂的地方。作者字里行间透露了区域的偏狭,带来的是人们思想的保守。由保守自然导致缺乏宽容与理解。其实这也是人性中的恶在其间若隐若现。

文章的开头是父亲送“我”去叔叔那儿学徒。尽管是一家人,父亲却带来了礼物——精心腌制的咸蛋,并再三叮咛我“一定要少说活,多干活。”,连亲情都这么世俗,更何况是“惹怒”了众人的喜喜呢。

首先让喜喜的美折断的是学校,其始作俑者是她的年级主任。作者采用了极鲜明的对比手法与白描手法,突出了喜喜的美与年级主任的丑露。喜喜的“双唇鲜艳欲滴,仿佛熟透了的樱桃,她的额头像景德镇的瓷器一样光滑明亮,脖子修长,她的步伐轻捷……”。而年级主任呢,“一个绾着牛粪饼子头、长脸短下巴的女人……,脸色紫红,左腮上肌肉像一条虫子抽动着……”。外貌的美与丑真是天壤之别。从其外观上可以感觉二者性格的差异。诚如茅盾所言:“初看时不一定感到它的分量,可是后来它就嵌在我们脑子里,成为人物形象的有机部分,不但描出了人物的风貌,也描出了人物的精神世界。”(茅盾评《百合花》语)

“葡萄事件”由我的怯懦更加衬托了喜喜的性格之美。年级主任肆无忌惮戕害人心的话更加说明了她的残酷与残忍。而喜喜对年级主任的反抗与校方对她的开除,一方面反映了喜喜的勇敢,从另一方面也暗示了年级主任和学校的共谋。就是这样一位外表美和心灵美的女孩,却在咄咄逼人的势力下逼到了墙角。

退了学的喜喜和母亲挑起了生活的担子,把孟鱼头经营得轰轰烈烈。在人们的阴暗心里面,两个女子的成功归因于“卖那个”。既没有确凿的证据,只是凭自己的猜测而妄下结论,这是人性中最可怕的地方。所以喜喜看病时,婶婶脱口而出是“性病”。其实叔叔的思想意识里也是默认的,所以他采取了消极的态度。作者通过一些细节描写清晰地展现了出来。

喜喜去医院时,叔叔不在。片刻,叔叔、婶婶回来了。喜喜有礼貌地站起来,叫了一声“管大夫”。叔叔却是“哼”了一声,根本不理她。

叔叔此时完全可以给喜喜看病,他却用那顶黑帽子“啪啪”地抽打着身上的雪,抽完了雪,又点上一支烟,慢条斯理地抽了起来。而此时喜喜的脸色更加难看了,额头上冒汗,原来一贯翘着的嘴角往下耷拉了。作者通过用一系列的词语形象地描写了叔叔的冷漠,带动了读者对喜喜病的紧张与担心,由此可以看出作者高超的写作技巧。紧接着叔叔给孙大娘看完了病,完全可以给喜喜看了,叔叔却换完衣服后洗手,洗完手后再吸足了烟,喝饱了水。作者用一连串的动词表现了叔叔对喜喜的偏见与不重视。如果看完孙大娘的病后,接着给喜喜看,也许就不会导致喜喜的死亡。而后叔叔又接了一位伤员,终于使喜喜失去了最后治疗的机会,在叔叔地忙碌声中死去了。

从作者对叔叔医术的叙述,他有能力治疗喜喜的病。叔叔原来是“那种号称”万金油“的乡村医生,中医、西医、内科、外科、儿科、妇科,凡是人生的病,找到他就敢治。”如果不是有一定的医术,他的生意也就不会红火。特别是喜喜到医院后,叔叔对濒临死亡的孙大娘和烟花爆竹专业户马奎的及时成功救治更进个步说明了叔叔的医术水平。不是叔叔没有能力治疗,而是他内心深处不想给喜喜治疗,在一定程度上叔叔充当了“见死不救”的角色。

也许叔叔在人性深处还有良知,在喜喜死后,婶婶立即说“这不管我们的责任。”叔叔低沉地说“你他妈地闭上嘴。”而婶婶自始至终都是那种固有观念的守护者。在喜喜刚进医院时,“她的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着她(喜喜),好像一个刻薄的婆婆要从儿媳的身上挑出毛病来。”而且婶婶的语调是阴阳怪气,满含讽刺与挖苦。

直至喜喜的死,婶婶也并没有多少醒悟,特别是她那句立即脱口而出的“这不关我们的责任。”,入木三分把婶婶的内心思想展露无余。同是作为女人,她对喜喜的态度不亚于《祝福》中的柳妈。如果婶婶多一点恻隐之心,结局也不至于如此,这正是作者的批判之处所在。人类思想观念的解放,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并不是依靠个人的解放,而更需要大家一起的努力。固有传统观念泯灭了人性中的同情与关爱,这也是作者对这种不可取的伦理观念的深刻剖析。

莫言的写作具有现实主义风格。他曾在《苏州大学的演讲》里坦言,自己是“作为老百姓而写作”。因而莫言的叙述语言朴实贴近日常生活,有原汁原味的感觉,具有明显的地方特色,读来备感亲切。随着作者笔端的流动,很容易把读者带进故事的现场,让读者随着情节的展开,思绪流动。

作者以“喜喜”的死作结局,既可以传达出扼杀生命传统意识的强大,又无声胜有声地批判了这种意识。“冰雪美人”“喜喜”预示着纯洁、美好、活力,最后却是死亡。作者表现主题的这种艺术撼动力是强烈的,留给读者的警示,这种意识还需要多少人的“死”才能消失殆尽呢?的确是掩面叹息,发人深思!

参考文献:

莫言:《莫言作品精选》长江文艺出版社,2005

王庆生:《中国当代文学史》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

莫言:《写给父亲的信》春风文艺出版社,2003

(作者系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高密籍)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21)
95.5%
踩一下
(1)
4.5%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