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研究

莫言研究

当前位置: 首页>百家论坛>

莫言语言风格的感悟

时间:2008-08-20 10:08来源::《莫言研究》第三期 作者:杨素梅 点击:

高密是“地球上最美丽最丑陋、最超脱最世俗、最圣洁最龌龊、最英雄好汉最王八蛋、最能喝酒最能爱的地方”莫言用他神奇瑰丽、野性十足的语言,劈头盖脸向我们砸来,把读者砸得晕头转向,砸得热血沸腾,砸得想骂娘想喝酒。然后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莫言就招来了许多人的没有理性的嘲骂和没有理性的赞扬。

为什么许多人骂他?许多人骂他是因为他的语言在许多时候脱离了人们的认识常规,脱离了语文老师教给他们的语法。显得那么不规整,那么野性,那么肆无忌惮。几乎没有人跟他的风格可以相比。你看小说《红高粱》中的语句:“八月深秋,无边无际的高粱红成汪洋的血海。高粱高密辉煌,高粱凄婉可人,高粱爱情激荡。秋风苍凉,阳光很旺,瓦蓝的天上游荡着一朵朵丰满的白云,高粱上滑动着一朵朵丰满的白云的紫红色影子。一队队暗红色的人在高粱棵子里穿梭拉网,几十年如一日。”高粱还凄婉可人,高粱还爱情激荡。别的作家可以有深刻的思想,形象的描绘,但一般人没有莫言那具有冲击力的语言。这种语言冲击力给语言学家出了一个难题,给语文老师出了一个难题。然后,许多人就说:怪不得莫言有那种风格的语言。他的原始学历才小学文化啊!

诚然,莫言没有接受多少正规的学校教育,但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正成就了莫言,而那些众多的接受过正规教育的人们,在语言上却规行矩步,千人一孔,万人一面。不信,你读多数的文章,不都差不多的语言感觉吗?能不差不多吗?我们在语文教学上那么划一的教育除了规整还有什么?记得人们经常举的一个例子:雪化了是什么?有且只有一个答案:水。而孩子的“是春天”等等统统判错。还有,我记得孩子写了一个句子:空气里充满了笑声。一个老师毫不容情地判成:不合逻辑。并且拿它当笑话讲给同事听。“空气里充满了笑声”不对吗?当老师一次次以语法的名义,以思想的名义打击学生的想象和独立思考的时候,我们的学生除了到别的文章中背一些句子,还有什么个人思想的表达与个人风格的张扬?每年高考都会登一些优秀作文,而最后的爆料却是:这是某考生原封不动背了人家的原作。背的作品阅卷老师没有阅出来,可见阅卷老师的孤陋寡闻。高考靠背文章来博取高分是否也是教育的悲哀?还有一些学生编造自己生活的悲惨故事企图来打动阅卷老师:自己的父母死了或者离异了。有的阅卷老师就说,学生怎么这么狠:希望父母遭此大难?学生并不狠,只是想用文章的敲门砖敲开高校的大门。高尚的思想没有可以编,可以造,并且能够得到别人的认同和加在身上的高分;为什么灾难和同情不可以博取呢?

记得在上中学的时候,老师读了一篇著名的反面作文:学生写了自己在中秋的遭遇,中秋回家,父亲为没有办法弄到钱买种子而唉声叹气,母亲因为自己的病而流泪,而自己没敢说出回家拿钱的事。整个的氛围让他渲染得暗淡而苍凉,我在老师读的时候情不自禁流下了眼泪:因为我,还有我的大部分的同学处在相同的生活处境中。但针对这篇文章老师说:主题不对,建国这么多年了,农村不应该这么悲惨。有个别家庭有那么点困难,也不代表主流,不能大张旗鼓地渲染。

一方面要强调真实,一方面却不能把自己的真实感受表达出来:这种戴着镣铐的舞蹈除了假而空,除了让学生背一些“主流文章”,能有什么对付的招数吗?作文越来越难教,学生对作文越来越不感兴趣,这是作文教育的现实,这种教育除了抹杀了学生表达的兴趣,就是培养了一些千人一孔万人一面的文字匠。

说不定莫言的风格与他接受正规的学校教育时间少真有关系:因为没有任何人的限制,他可以任意把白云比作马比作牛比作羊都可以;因为没有人的限制,他可以听到颜色声音,可以看到声音的颜色;因为没有人的限制他可以任意接受天马行空,野狐鬼怪。这种语言的神奇和思维奇特,不能不说与他没有接受语文老师的规整有很大关系——现在还有许多语文老师在找他作品里的病句和错别字。

但如果让莫言按部就班地完成所有的学校教育,他能成为作家吗?历史没有假设,事实上,他的大哥也是很有才华,大学中文系毕业,但没有成为作家。我能想象如果莫言上学会是什么样子。如果上课时座位正好靠窗,窗外两只鸟儿在啾啾地叫,小莫言一定忍不住饶有兴味地听,看,体会两只鸟儿的感情,这时正在上课的老师注意到了,莫言,你在干什么?那鸟儿在唱歌!鸟儿还唱歌,你说得真好听!?这段毛主席语录背过了吗?要分裂不要团结……哈哈哈哈,学生哗然大笑,老师气得脸青一阵紫一阵,“明天叫你家长来!”就这样,莫言当然再也不敢听鸟儿的叫声了,只知道嘀咕他自己既不入心又不上神的什么要团结不要分裂之类。

这还不算,上三年级要写作文了,这可是莫言的拿手好戏呀,他下笔千言,把自己怎么发现泥鳅怎么和小伙伴逮住泥鳅的过程活灵活现地描写了出来,结果老师说,你光知道玩啊,不知道帮着家长干家务,不知道保护我们的革命成果而奋斗,没有政治觉悟,这篇作文不合格。你听人家某某的作文,她思想觉悟多高啊,为了我们的丰收颗粒归仓,她中午放弃休息时间帮着生产队拣麦穗,并且把拣到的全部交给生产队,你看人家那觉悟,莫言你中午不休息,还不听老师不准下水的话,还要去摸泥鳅,并且还有脸写出来……好了,下一次,莫言要么战战兢兢地写拣麦穗,要么是淘小子的不管不顾地自个儿写,写出来的东西照旧挨一顿臭屁呲,莫言不是神童,大人的判断对他还是起作用的,所以那些小鸟的对话,泥鳅做梦的句子他再也不会写出来。

更不要说,超强度的高考作文训练,那完全是照出题者的意图,阅卷者的好恶进行的高强度训练,训练下来不要说灵动的句子没有了,自己的思想也不知道上哪去了。

所以,莫言小学肄业的第一学历从某种程度上说,或许是莫言之幸,文坛之幸,否则,中国少了一个莫言,多了一个文字匠。并且有时做文字匠而不得。

(作者单位:高密中等专业学校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