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研究

莫言研究

当前位置: 首页>百家论坛>

别 样 的 诱 惑----解读莫言的<<怀抱鲜花的女人>>

时间:2008-11-13 09:34来源: 作者:潘红英 点击:

著名作家莫言的创作在当今文坛上别拘一格,特别是从《透明红萝卜》发表后,他的创作风格愈具鲜明与个性化,在这以后的许多作品充满了瑰丽而又丰满的想象,其语言既传统成熟又汪洋恣肆,作品主题的基调欢乐与痛苦并行,浪漫主义、写实主义、神秘主义的创作手法交叉杂糅,这使得他的作品蕴含了沉甸甸的信息:深邃的思想,沉重的思索,无不包含其中。《怀抱鲜花的女人》就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部厚实之作。

这部中篇小说讲述了上尉军人王四在结婚前夕,在从部队回家的路上和一位怀抱鲜花的美丽的女人、一条狗之间演绎的悲喜交加的故事。结局是王四和售货员之间的婚姻因为美丽女人的介入而不存在,王四和美丽的女人走向了死亡。这部作品既有传统的情节小说、心理小说的审美功能,又有现代小说的朦胧、富于暗示、象征、隐喻等特征。表达了对个体生命深处的探索,具有浓厚的形而上的哲理韵味。

作者巧妙地把故事安排在一个即将结婚的军人王四身上,这样的安排具有显现的寓言性。军人,在公众的观念价值中,代表着不同于普通人的品质。在他们身上寄望着“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的崇高品格。“结婚”,对一个个体来说,是生命长河中的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它意味着瓜熟蒂落,水到渠成。可一个偶然的机遇,怀抱鲜花的女人的到场,消解了军人的崇高,让结婚成为了流水落花。怀抱鲜花女人所具有的诱惑的魅力让一切身份价值所代表的公共价值和意义重大的事情在秘密的空间顷刻塌落。

作者别具匠心地设置了一个怀抱鲜花的女人。通过作者的细致描绘,这是一位年轻又美丽的女人,其精彩之处她怀抱着鲜花。鲜花—-女人和女人—-鲜花,构成了具象意义的所指。女人、鲜花的喻义是互为表里,互为消长的。鲜花就是女人所喻指的意义外在的表现。“女人”在本文中喻指了什么呢?作者设置了王四这一个个体的行为和心理的变化轨迹揭示了女人的意义所在。故事发生在躲避雨的一个桥洞里,非常偶然。就在这安静又私密的场景下,王四产生了对这个女人的欲望。在他第二次回到桥洞里,和女人的亲吻之后,故事就开始隆重地粉墨登场了。女人就是个体灵魂里隐藏的欲望,这种欲望在光亮亮的现实里无法实现或者即使想实现而现实又不允许的欲望。生活在用文明规范支撑的秩序里的每个个体的自由都是相对的。为了更好地生存,个体的行为须符合这个秩序。但个体是复杂的,在驰骋的思想天地每个个体都有一块美丽的私密的绿地。在外界秩序暂时不存在时,它才会迅速地发出亮色。然而,它是短暂的。一旦回到理性的现实里,很难鲜活地生长。在层层的困境下,绿地就会黯然失色。王四的经历就是如此。如果没有怀抱鲜花女人的出现,王四会顺理成章地和自己的未婚妻售货员成婚,这样父母高兴,全家喜洋洋。尽管王四是喜欢这个女人的,但是他不能把这个女人带回家。一旦这个女人走进现实人的世界里,理性的现实刹时起了波澜,困境接踵而来。如马四国意味深长的“笑”,母亲“嘤嘤地哭”,父亲“喀喀地咯痰”,未婚妻的“呸”,村里人的一拨一拨地来看热闹,特别是结局王四和怀抱鲜花女人的死,这些恰是最好的说明。同时也说明它只能存于王四所代表人性的那私密的绿地里。

在全篇行文中,还有一条特别引人注目的狗。这条黑狗总是在恰当的时候出现(如果不是黑狗突然地对王四的“咬”,王四也不可能再回到桥洞),在恰当的时候消失(房间里只有上尉王四和怀抱鲜花的女人时,黑狗不见了)。黑狗可以说是王四和怀抱鲜花女人的纽带,它是这一悲剧的始作俑者,是推波助澜者,它代表了事物发展的极为巧合的偶然因素。事情的必然发展包含偶然性,偶然性推动事情的必然发展。

王四这个个体体现了人性的两面性:理性和非理性。作品正是把王四放在这两种状态下写他的悲欢。理性和非理性是一对矛盾体,它们之间是对立统一的,关键是个体如何处理与把握。如果人性中的理性占主导地位,那么这个个体在现实的洪流中顺舟而行;如果人性中的非理性占据了主导地位,那么个体在现实中的处境岌岌可危。王四就是因为在非理性的深渊中陷落而致生命的消失。这种非理性在作品中的表现方式是一种诱惑。王四清楚地明白自己这次回家是为了结婚的,但是半路上出现的怀抱鲜花的女人让他那一瞬间忘记了自己的结婚,忘记了自己的军人的身份,也从而说明了个体在这种诱惑面前的难以控制。王四毕竟是一个理性的个体,在暂时的失去理性之后又很快地回到现实的理性世界中。他也后悔并谴责自己的行为,也在心里骂自己是“混蛋”“人渣”,可是怀抱鲜花女人在厕所里遇难和在河里将要淹死时,人性中的同情、怜悯又促使他毫不犹豫地去救她。理性的光辉反而使非理性如影随形,直接威胁着理性的生存。王四在最后才意识到自己把非理性当成了理性。如他自己所说:“……简单回顾了这二十多个小时的经历,痛感到这是一生中最悲惨的一段时光,所谓的黑暗地狱也不过如此了。遭此炼狱般煎熬的根本原因是自己的荒唐。他想自己不应该去吻她,不应该去厕所救她,应该把她从河中救上来,但不应该在桥头鬼迷心窍般地回首,更不应该赶走前来搭救自己的堂弟”。王四回到现实的世界中来,用理性的眼光重新审视了这一切,认识到自己错的前因后果。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隐秘的欲望无论在个体的思想里多么美丽,可是一旦回到理性的世界中,而且是以一种激烈的表现方式冲撞着理性世界时,那么它就变成了理性世界大众眼中的“恶”。恶的最终目的勾销了人类存在的价值和希望,它是生存途中的致命障碍。什么是恶呢?

恶是人生在世的基本问题。除非像道家、佛家那样让生命退出历史时间,生命不可能不沾恶。任何一种严肃的思想、一种真正的哲学,都不可能不认真地对待恶……。无处不在的恶勾消了人反抗恶的能力,迫使人要么对恶袖手旁观,要么成为恶的造作的参与者或受害者。随之,人被迫漂流于无意义的生与死之间,没有任何现世力量可以接济人进入纯净的世界,……在日常的恶中生存就是崩溃。”

“怀抱鲜花的女人”成了现实世界中众矢之的“恶”。但是作者也同时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现实世界里同样存在着恶。在这双重的“恶”中,王四走向了自己的死亡。作者安排王四的死亡包含了双重的意蕴,既表达了个体对欲望――诱惑的难以抑制,更重要是对人性更深层次的思考。

这部作品充分体现了作者莫言是一位敏于感觉而富于想象力的作家。独具特色的人物安排,故事情节婉转曲折,具有节奏性气氛的渲染,这些因素都表明了作者写作技法的纯熟。一方面写实的严谨使丰富的细节加强了作品的故事性,如在本篇中怀抱鲜花的女人到王四的家时,父亲、母亲、左邻右舍逼真叙写极具真实性。另一方面,他几乎调动了现代小说的全部视听知觉形式,使作品的容量迅速膨胀,大量主体心理体验的内容带来多层次的隐喻与象征效果。如那个谜一样的怀抱鲜花的女人和那条黑狗所引起的波澜是通过王四这个个体的心理动态来载现的,由此来达到对人性的丰富性与深刻性的展现。

作者的写法既有传统写作的生动性、形象性的优点,又有现代小说哲理意蕴、形式简约、富于暗示性等革新。特别神秘主义手法的运用,更是其鲜明的体现。神秘主义是我们民族审美文化中的一个重要因素,而且它至今仍浸染在民间文化中,成为认识世界的一种独特形式和无数传统浪漫故事的来源。以民间文化为关注核心的莫言,在自己的作品中自觉地承担了这种审美传统,作者笔下的人物,他们眼中的世界是异彩份呈的,他们能听到宇宙的声音,能听到人内心思绪的流动。神秘主义强化了他们独特的智慧、性格与情感,使他们具有深厚的审美文化意义。

那个怀抱鲜花的女人,那朵鲜花,那条黑狗,都笼罩着一股生动的神秘气息。

怀抱鲜花的女人,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似乎一直都绽开着“迷人的微笑”。无论王四怎么威胁、恫吓她,那“笑容”未曾消失。

那束鲜花娇艳欲滴,充满了生命活力,无论遭遇到怎样的困境,始终是鲜活的。可是在最后,突然地就枯萎了。

那条黑狗,更是高深莫测,一会儿消失,一会儿出现;一会儿是困境的造成者,一会儿是困境的解救者。

所有这些意象都透着神秘气息,正是在神秘气息的氛围里,增添了作品内涵的丰富。

作者在这部小说中,这种神秘主义超验的感知方式,表现了充分矛盾的内在纷扰,几乎是将一种最初始状态的情结直接地表达了出来。一方面是沉滞、压抑,另一方面是欢乐、浪漫。这极像交响乐中两个相辅相成的旋律,彼此纠结着对话。前者是经验性的,后者则是超验性的,前者是感受、体验,是对外部生活的情绪性概括,后者则是向往,是追求,更是思索。这两种节律的情结在这部作品中,呈现出超常的强度状态,由此而产生出痛苦的总体特征。而忧郁则是其主调。也就是说,莫言所表达的痛苦,并不限于外部现实中直接体验到的苦难,更多地来源于这矛盾着的情绪带给心灵的纷扰与不安,是生命自身的冲突,因而也就更多地带有形而上的主体心灵特征。而忧郁的主调,也正是这不胜重负的灵魂,将被压抑的生命力不断外化为生动鲜活的艺术具象之后,如释重负般的叹息。

 

参考资料:

《莫言作品精选》 莫言著   长江文艺出版社  2005.5

《莫言研究资料》 孔范今 施战军 主编  山东文艺出版社  2006.5

《境遇与策略》  张清华著  忠诚文教有限公司 1995.8

《拯救与逍遥》  刘小枫著  上海三联书店  2001

( 作者系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8)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