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研究

莫言研究

莫言的《酒国》之旅

时间:2008-11-25 09:50来源: 作者:藤井省三(日本) 点击:

 

莫言大哥管谟贤和藤井省三

 

莫言与藤井省三

莫言先生是中国当代文学代表作家。他描写的中国农村现状的巨变有独特的艺术魅力,受到世界各国极高的评价。三年前,我曾在北京住过半年多,在此期间,我来往于图书馆之间,并翻译了莫言先生的新作《酒国》一书。书的大致内容是:在灯红酒绿的大千舞台上,市政首脑与干部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整日纵酒追求享乐,甚至连婴儿的肉做菜肴的酒宴也办得出来。得悉如此骇人听闻的情报,省委出动特派检察员去调查,然而即使有能力的检察官不久也被美女酒色所诱惑,或被情妇控制,慢慢窒息接近于死亡……《酒国》一书由岩波书店出版发行后不久,立刻引起各国文学家的关注。例如美国文学家风间贤二君在《物语交响乐》中《物语酒宴/痴狂》评论说“小说中描写的无理行为简直就像食人部落所为。”可以说,这样的批判已经达到了顶点。

1996年3月在我的北京之旅即将结束之际,我决定去访问莫言君的故乡——山东省高密市。莫言君本人住在北京,于是便将其在故乡著名高级中学高密一中担任副校长工作的兄长管谟贤介绍给了我。跟往常一样,早晨5点起床后,做了两个小时的翻译工作,然后在北京大学正门前乘公共汽车,8时51分再乘上东行去济南的双层卧铺车,开始躲在床上看书。早已提前跟乘务员预定了午餐,所以11时我便去了餐车车厢。对面坐着的男乘客独自在喝闷酒,已经有一瓶北京大众白酒(40度至60度的蒸馏酒),他又打开一小瓶二锅头。上午的时间我一直过得十分愉快,便向窗外眺望远处风景,对面男乘客喝了一口酒后禁不住生气地说:“假酒!”我忍不住问:“二锅头也是假的吗?”话音刚落,这位男乘客就说,“现在市场上有不少是假货,我每天都喝二锅头,喝一口便知道了。”一边说一边又要了啤酒,我们就这样以酒为题开始了我们之间的谈话,男乘客在旅途中把写着济南电视台编导的名片送给我。

在济南逗留了短暂的两天,会见了山东大学从事莫言研究的专家,而后乘上开往青岛的特快列车,大约4个半小时到达了高密,一下火车便吃了一惊:因为不仅莫言君的兄长管谟贤君,而且高密一中的办公室王主任(王成林)、校长的司机早已列队恭候在检票口。一听说海外莫言研究者来到这儿,大家都非常欢迎来恳谈恳谈,说这是遵照校长的指示。车刚停在高密市政府招待所门口,校长的秘书,瘦高个,身穿西装的徐君早已等候在此,管氏向我介绍了从教育工作者的精英里选拨的年轻有为的高密市最高学府的校长李希贵。

一会儿我被带到雅间宴席桌边赴宴,头戴无沿帽,身穿白衬衫,系蝴蝶结,身穿红色长裤的女服务员热情地出来迎接。坐在容纳十个人的大圆桌边上,有校长,还有高密市副市长王继美、高密农业银行副行长李储恩等人。为吸引更多的人访问高密,我受到财界、政界、文化界的欢迎。这样一想,便感到身上的衣服发紧,实在受之有愧。然后由市长领头,大家干了一杯青岛产白葡萄酒。这酒好过我在北京喝过的长城牌白葡萄酒,平时我一般只喝红葡萄酒,偶尔来几杯美酒佳酿。在我给大家介绍正在翻译中的小说《酒国》时,市长说与莫言的《酒国》一书相比,我们高密更有美酒。当地生产的美酒可谓供不应求,一边喝着烈酒,体味那种通过喉咙的畅快之感,确实感受到名酒的与众不同。

在宴席上,市长、副行长、校长、校长的部下都逐个向我祝酒,后来一合计,与部下喝的酒只有与领导喝的酒的一半左右。市长的谦恭有礼,让我这位外国客人对这样浓厚的酒国做法感到由衷的钦佩。

大家交流有些困难,身为语文老师的管君还是叮嘱大家说话地方口音别太重,虽然说的是好话,却难以听明白。幸亏徐秘书徐林军自学了日语,问我喜欢吃鸡肉,就上了。虽然徐君的日语说得并不是最好,但他指着带红色无沿帽端菜的服务小姐用初级日语说:“这是服务员。”对此我也禁不住对他们充满好感。

在高密农村莫言君的老家访问时,受到莫言君父亲的热情接待。在高密一中观摩了语文课,并与幼林文学社员进行了座谈,感到非常充实。三天的时间不知不觉便过去了。尽管如此,在我正式活动期间见缝插针,出去逛了商场,没有忘记买了两瓶市长所说的名酒“商羊特酿”,传说中的“商羊”是出生在孔子之前预告雨的鸟,然而一瓶在夜行列车上喝完了,还有一瓶在日本让等待《酒国》一书出版的编辑喝完了。不言而喻,这两瓶酒货真价实,在酒国没有假酒。

 

藤井省三,日本东京大学教授,文学博士,文学部主任,莫言作品的研究者和翻译者。1996年3月,曾来高密一中考察访问。本文写于1996年6月。刊于日本刊物《中国语会话》1999年第5期。译者:高密一中王淑华、徐林军)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