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研究

莫言研究

走近大师——记十年前采访莫言和吉田富夫

时间:2008-11-26 10:15来源: 作者:曹鸿鹤 点击:

 

左一莫言,左二吉田富夫

光阴荏苒,转瞬十年。遥想当年奉命带领“幼林学生记者团”采访来高密一中做客的著名作家莫言和日本友人吉田富夫的情景,依旧历历在目。

上世纪九十年代,有全国著名的作家来小县城的中学做客那是一件很轰动的大事,更何况还带来一位日本友人呢。当然这要感谢我们高密地灵人杰,培养出了大师;更要感谢我校的管谟贤副校长,他是大师的兄长。私下里,我跟学生说:“这就叫近水楼台先得月。大师是名人,时间对于他们很金贵,这次采访机会很宝贵,要采访出水准来。”我的学生们认真地点头,一脸幸福状和重任在肩状。

事先,我们便从管校长那里得知,莫言这次是陪同日本的著名汉学家、翻译家吉田富夫先生回故乡考察的。吉田富夫准备把莫言的长篇小说《丰乳肥臀》翻译成日文,为了体验作品中的氛围,一定要到高密东北乡来看看。

学校会客室里,我和学生记者们静静地等待着莫言老师和吉田富夫先生的到来。冬日的阳光,透过会客室的窗户,淡淡地洒在茶几上,让人感觉静谧、温暖而安详。时间不长,刚刚参观完高密一中的莫言老师和吉田富夫先生在校领导的陪同下来到了会客室。见到了仰慕已久的莫言老师和吉田富夫先生,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学校领导一番慷慨激昂的介绍,使气氛更加活跃。此时,个子不高但很壮实的吉田富夫十分客气地递给我一张名片,上面印着:“佛教大学文学部教授、副学长吉田富夫。”莫言老师介绍说:“副学长就是副校长。吉田富夫先生是佛教大学的常务副校长,他对高密一中很感兴趣。”大家分别就坐之后,小记者们便你一言我一语地迫不及待地与大师开始进行零距离的交流。

“请问莫言老师,您是如何开始走上写作之路的?”有学生问,大师眯着笑意盈盈的双眼,跟同学们回顾了自己的求学写作经历。莫言生于1955年,是大栏人。小时候家里非常穷,又碰上饥饿的年代,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以至于有一年大年三十都要到别人家里装财神讨饺子。上小学后,正遇上文化大革命,由于自己的不安分,惹怒了老师——学校的贫宣队头头,被迫早早辍学,回家放牛放羊。1976年,几经磨难,有幸参加了解放军,自己的人生发生了重大转折。首先吃得饱,吃得好了,然后慢慢地开始学习写作。后来又考上了解放军艺术学院,走上专业创作的道路……莫言老师轻声慢语地对同学们说:“我刚开始写作的动机,就是为了能赚一点稿费,这样就能买一双皮鞋来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真是这样的。”接着莫言老师又感情真挚地告诫同学们,当作家是一件十分辛苦的差事,作为学生,现在一定要听老师的话,把学习搞好。听着莫言老师坦诚的话语,看着他儒雅可亲的面容,我感到大师竟是这样的真实,坦诚,可爱,可亲,可敬。我们靠近大师,品读大师,景仰大师,实在三生有幸!

说话间,谈到莫言老师的小说《丰乳肥臀》,它是获得国内最高额奖金的首届“大家文学奖”的小说。当有同学问这部小说为什么要命这个名字时,莫言老师羞赧地笑着说,除了一点点媚俗的意思外,更多的是用丰乳肥臀来作为母亲的一种标记,世间的称谓没有比‘母亲’更神圣的了,人世间的感情没有比母爱更无私的了,人世间的文学作品没有比为母亲歌唱更动人的了。这篇小说在历史和战争的硝烟中,热情讴歌母亲的伟大、朴素与无私,讴歌无与伦比的生命沿袭的重要意义。作品要献给母亲的在天之灵,是对伟大母性的讴歌。这时距离他母亲去世已经四年,我知道,莫言老师是孝子。说到母亲,大师的语调舒缓深沉起来,脸上的笑容隐退了。因为有幸跟管校长一同工作数年,曾经无数次地听管校长讲家史,讲他的小弟,平凡母亲给予孩子们的爱是伟大的,母爱永远是最广博最崇高的,母亲的病逝永远是管氏儿女心头最深沉的痛……

莫言老师说:“《丰乳肥臀》是我文学殿堂里的一块最沉重的基石,它似乎还不太适合你们中学生阅读,这本书的内容是沉重的,所以无论换上一个什么样的书名,都很难表达这本小说的内容。”小记者们又问,莫言老师的小说好多都是以高密东北乡为背景的,那作家和自己的故乡又是种什么关系呢?莫言老师说,自己的亲身经历是自己最宝贵的资源,自己作品中的好多的人和故事,都是在现实中有原型或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自己小时候吃不饱穿不暖,整天在荒凉的土地上放牛放羊,这种苦难和孤独,正是自己创作的源泉。但是,作家也不可能永远写自己亲身经历的事,那样自己的资源很快就会耗干,因此,作家也要从别人那里,别的地方来吸收养分。由于自己对自己故乡的热爱,把各种其它地方的人物故事甚至地形地貌都移植到高密东北乡来了,现在的高密东北乡,已经不是地理意义上的高密东北乡,而更多的是一种符号,已经变成了开放的文化概念,大部分都是虚构的了。

当有的同学问到莫言老师对当前的教育改革有何意见时,莫言老师说,他是一个没有系统地受过正规教育的人,只能从语文的角度谈一点个人的看法。他认为,语文教学的改革关键是教材,在他接触过的教材中,觉得还是五十年代那套文学与汉语分开的教材好。

有同学对莫言老师的名字比较感兴趣,莫言老师也给予了解答。莫言,就是少说话,话说多了就会惹麻烦。自己小时候就是因为太饶舌,经常在家里或是学校惹麻烦,挨了不少打不少骂。其实自己原名管谟业,把中间的谟字拆开就是莫言了(后来莫言老师出了三本厚厚的集子竟是《说吧,莫言》)。

对远道而来的日本友人吉田富夫先生,同学们同样充满热情和好奇:“请问您为什么要翻译莫言老师的作品,您是如何发现并喜欢上莫言老师的作品的?”吉田先生回答说:“深刻了解莫言是源于电影《红高粱》,它在日本也很有名,莫言老师是电影的原作者,其实这之前,莫言老师在日本就有名气了。当我看到莫言老师的作品《丰乳肥臀》后,就被它深深震撼,心灵产生共鸣……”吉田先生介绍说,自己也是农民出身,是铁匠世家,从小就帮助父母打铁,母亲能掌钳打铁,他从十几岁开始,就给打铁的母亲当助手。《丰乳肥臀》中上官家就是打铁的,母亲上官鲁氏也能掌钳打铁,因此,感到十分亲切。而莫言老师的《丰乳肥臀》,真实地再现了历史,真正地写出了农民的灵魂,因此自己就立马想把它介绍给日本读者。

又有同学问吉田先生,参观了莫言老师的家乡,跟小说中的高密东北乡的描述有什么区别。吉田先生笑着说,这几天尽管拍了不少照片,生活得很愉快,但其实他是非常失望的。因为在莫言老师《丰乳肥臀》这部小说中,高密东北乡有山峦、丘陵、沼泽、沙漠,还有各种各样的植物,可是现实中的高密东北乡,只是一望无际的平原,没有山峦丘陵,更没有沼泽沙漠,也没有芦苇和滔滔的大河,而且连一棵红高粱也没有见到。但是同时他也承认,到高密东北乡转了一圈,又到胶济铁路边上站了好一会儿,莫言先生书中的氛围却感受到了,这对他的翻译工作是十分有利的。在吉田富夫先生讲话的时候,我看着他那朴实平易近人的样子,心里禁不住想:一个大学的副校长,在中国也算是“高干”了,走到哪里也得前呼后拥的,但吉田富夫为了翻译一本书,不远万里,只身一人来到中国,深入到偏僻的乡村考察采访,这种敬业的精神,多么可贵可敬啊!

愉快的采访感觉不到时光的飞逝,看到领导频频抬起手腕,我和同学们不得不恋恋不舍地告别大师。聆听着大师们对故乡、文学、人生的真知灼见,看着同学们洋溢着喜悦的年轻脸庞,我相信从大师们这里同学们一定收获了很多,我其实又是何尝不是呢。

现在,我写这篇回忆的时候,对大师当初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还记忆犹新。而原先参加过这次采访的同学们,有的仍在求学深造,有的已经踏上了工作的岗位,而有的正在从事着文学创作工作,我想,当初的采访,肯定影响了,还会继续影响着他们今后的人生道路吧?

谨以此拙文,感谢大师,怀念那个难忘的冬日采访,它是我平淡的教书生涯中精彩的一页。

 

(作者单位:中国海洋大学附属中学)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