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研究

莫言研究

当前位置: 首页>媒体报道>

莫言老家高密平安村探访 

时间:2012-10-19 16:56来源: 作者: 点击:

    一进平安村,两种颜色跃入记者的眼帘——— 鞭炮屑的火红,和玉米的金黄。

  莫言以《红高粱》成名,如今的平安村却基本上没有了高粱,因为不太见效益,村民早已不种这种作物,只有零散的几棵高粱,在平安村的风中摇曳。眼下正是玉米收获的季节,平安村里,遍地都是黄澄澄的玉米。虽然有些物是人非,但来到平安村采访一番,走访了莫言的老宅,又到莫言父亲与二哥家中做客,还是感受到了莫言成长的气息。这位相貌普通、性格平和的作家,从平安村走出来,一直走到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台上。然而,在当地人看来,他还是那个普通的农民。

  村里放了一夜鞭炮,家家户户包饺子

  村口满地的鞭炮屑吸引了记者的注意。村民介绍说,前晚“放了整整一晚上”,据了解,鞭炮是平安村所属的胶河疏港物流园区组织燃放的。“从晚上8点,一直放到10点多,还有敲锣打鼓的,太热闹了,跟过年似的!”莫言的小学同学李善友说。

  跟过年一样的还有饺子。据记者遇到的两位莫言的叔伯兄弟媳妇说,他们家家户户都在包饺子,“碰上这么大喜的事,怎么也得吃顿饺子啊!”

  老宅破败不堪,市里曾提出翻修但莫言不同意

  一进平安村,就能看到一座“功德碑”,记载着曾经为村里修路捐过钱的人,第一个名字就是“莫言”。李善友告诉记者,当时听说莫言捐了几万块钱。

  村里遇到的村民大都会跟记者热情地打招呼,“是来了解莫言的事情吧?”

  探访平安村,从莫言住过的老宅开始。老宅如今空无一人,大门紧锁,然而,莫言就是在这里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代。老宅东西两面是土墙,而南墙更加简陋——— 只是小半截土墙,加上一些密密的小树遮挡。破旧的屋门上,贴着“忠厚传家远,诗书继世长”的对联。

  现在莫言名气这么大,为什么不把老宅修葺一番?莫言的二哥管谟欣后来告诉记者,去年市里的领导曾经提出要翻修一下老房子,但莫言和家里都坚决不同意,说“没必要花那个钱”。

  家人很淡定,90岁老父亲8点就上床睡觉了

  莫言在平安村还有不少亲属,除了大哥管谟贤住在高密市区外,90岁的老父亲管贻范、67岁的姐姐管谟芬、63岁的二哥管谟欣都一直在平安村居住。谈起莫言的获奖,家人都表现得跟莫言一样“淡定”。

  莫言的二哥管谟欣家有着八间大瓦房,院里还有很大一片菜园,在村里算是大户。进门后,记者首先到东屋采访莫言90岁的老父亲管贻范。老爷子精神矍铄,思路清晰,除了稍稍有些耳背,与记者的交流十分顺畅。然而,对莫言这个有出息的小儿子,他并不愿意多谈。“昨天晚上7点看电视知道的,诺贝尔奖嘛!”管贻范很清楚莫言得到的是个“国际大奖”。“得奖了当然很高兴。”但记者了解到,老爷子还是8点就上床睡觉了,震天的鞭炮锣鼓声,他老人家一点都没听到。

  管谟欣家一直记者不断,他也成了莫言在平安村的“新闻发言人”。神色颇为疲惫的他告诉记者,昨天凌晨1点多刚想睡,又被瑞典电视台的电话吵了起来,一夜几乎没怎么合眼。莫言的姐姐管谟芬也只睡了一个小时,“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毕竟太高兴嘛!”

  管谟欣带记者参观了他的房子,有间屋里挂着莫言与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大江健三郎的合影,管谟欣介绍说,这是当年大江健三郎来高密时在他家吃饭时拍的照片。他自豪地对记者说:“拍《红高粱》的时候,张艺谋、姜文、巩俐都在我家吃过饭,巩俐特别喜欢我们这里的大饼。”

  谈到莫言的成功,管谟欣表示,莫言从小喜欢读书,抱着四大名著和一些小说看个没够,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就开始写作文,篇篇都是班里的范文。

  小学同学大“爆料”,诺奖得主小时候就是个皮孩子

  在一些亲属、朋友的描述中,莫言似乎是个早慧的孩子,小学时学习就很好,作文篇篇是范文。然而,在莫言两位小学同学的眼中,莫言却远远不是什么“神童”和“好学生”,而是一个异常顽劣的孩子。莫言有多调皮呢?最后校长都受不了了,在莫言上到五年级时把他开除了!

    “莫言小时候可是个调皮孩子!”在莫言老家高密平安村,记者遇到了莫

言的小学同学李善友。他拉住记者主动“爆料”,“莫言上课的时候最喜欢交头接耳,因为太不听话,五年级的时候被校长撵走了,后来就去当兵了。”李善友说,后来莫言出了名,成了作家,有时候回到村里,当初撵走莫言的校长还很是害怕了一阵,所幸莫言也没有再提到此事。

  李善友的说法得到了莫言另一位小学同学杨成国的证实。杨成国对记者说,莫言小时候的调皮是出了名的。“他中午该午睡的时候不睡,光在院子里玩,当时属于比较差的学生。”

  李善友还对记者透露,莫言出去当兵前,家里就已经给他订了亲,女方是平安村西五里地一个村子的。“莫言在部队时,看中了一个教练的女儿,一度想毁掉婚约。”李善友说,“但莫言父亲坚决不让,大骂莫言‘伤天理’,说这门亲事绝对不能休,人家等了三四年,莫言必须认命。”最后,莫言还是听从了父亲的意思,与农村的未婚妻结婚了。

  这么顽皮的孩子,为什么能取得成功呢?对此,两位小学同学表示,莫言的家庭环境在当地算很不错的。“莫言的老父亲当了几十年大队会计,属于村里的能人。另外他们家也净出学问人,莫言的大哥管谟贤是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的,退休前是高密一中的校长,也算当地有名的文化人。”李善友告诉记者。

  两位同学都对莫言“没有架子”颇有感触。“他出名之后,每次回村都会找同学耍耍。”李善友说。杨成国则告诉记者,近些年莫言的名气越来越大,但他对老同学的态度没有任何变化,“刚才跟他握手表示祝贺,他那股老同学的亲切劲儿还是一点没变。我看他还是那个普通的农民。”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