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研究

莫言研究

当前位置: 首页>跟踪莫言>

莫言专访:雕虫小技征服世界

时间:2008-09-19 10:40来源: 三湘都市报 作者:易禹琳 点击:

莫言专访:雕虫小技征服世界

易禹琳

      从《红高粱》到《透明的红萝卜》,从《丰乳肥臀》到《檀香刑》,莫言用幽默的语言讲述的奇特故事每一次都给我们带来强烈的震撼和阅读的快感。鸡蛋吃得越多,对这只会生蛋的母鸡的兴趣愈浓。75日晚上,趁莫言的新作《四十一炮》即将上市之际,记者采访了莫言。

     论新作:温饱时代的食色男女

     记者:莫言老师,您的《红高粱》给我们讲了我爷爷和我奶奶的故事,《四十一炮》会给我们讲一个什么故事呢?

     莫言:故事分两个时空。一个说的是一个小孩在外面流浪10年后回到他自己的那个村子,在一个庙里给一个老和尚讲他上个世纪90年代的往事。这个小孩叫炮孩,炮在山东方言里就是讲话不着边际,满口谎言。另一个时空是这个村子眼前发生的事。这是一个非法屠宰的村庄,现在变成了城市的一部分,正在办一个肉食节。这个小孩在外的经历传得神乎其神,村民们把他封为肉神。这两个时空的故事交叉进行,中间又有和尚的传奇。这篇小说用的是一种镶嵌艺术,就像颐和园的长廊一样,每一个画面都是一个故事,这些故事都是独立的,但连在一块又是一个完整的主题。

     记者:为什么书名会叫《四十一炮》呢?是说四十一个谎言吗?

     莫言:有两个意思。一是这篇小说有四十一个章节。一是小说有一个细节,这个小孩和母亲在外捡破烂时,收购了一对老夫妻送来的一门废旧的迫击炮,小说结尾时,老夫妻送来了四十一发炮弹,这个小孩在梦中反复发射,最后一发炮弹打中了他的仇人。

     说同行:贾平凹陈忠实路遥

     记者:您的小说一直写的是农村,写农村的著名作家还有陕西的贾平凹、陈忠实、路遥,感觉你们笔下的农村很不一样。您和他们有交往吗?比较过各自的作品吗?

     莫言:和他们都见过面,但没有很深的交往。当然会不一样,这样才有各自独立存在的价值。各自的生活经历不一样,感受不一样,表现手法不一样,素材来源不一样。

     记者:有个问题我一直纳闷,很多的作家长期生活在城市,可作品全是表现农村的。是不想不屑于去表现城市生活,还是有根深蒂固的农村情结或故乡情结?像您以后会考虑写一部以城市为题材的小说吗?

     莫言:这是一个作家的创作心理问题。在农村长大,自然对农村印象特别深刻。每个作家都有一个心理的故乡,但故乡并不一定是农村,这个故乡在不断扩展,变成了作家一种精神上的东西。我暂时还不会去写专门的城市小说。但我的小说里有城市的故事在发生,我在北京的生活体验也已经注入到写山东高密的小说里去了。我认为写城市还是农村都无关紧要,最根本的是人,是你的小说有没有关注人的生存状态。

     记者:现在的年轻人对美女作家少年作家网络作家的作品很喜欢。您看过这些上个世纪70年代、80年代出生的人的作品吗?

     莫言:看过一些,不多。他们的文字技巧非常成熟,有一套自己的语汇,很有想象力。当然,可能作品里苦难的东西少一点,但每一代作家有每一代作家的任务,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痛苦感受。可能他们的痛苦在我们眼里不值一谈,我们呼天抢地的东西他们又觉得莫名其妙。

     谈写作:只能算是雕虫小技

     记者:您刚才说到每一代作家有每一代作家的任务,这个任务是不是指的责任?

     莫言:我不愿意用责任这个词,太沉重了。不要把小说当一回事,写作只不过是雕虫小技。不只是我,对所有的作家都一样。某些小说在某些历史时期可能有过很大的影响,但那是极其偶然的事情。小说不可能改天换地,希望一本书来改造社会,那是对文字的过分要求。小说讲一个故事,表现一下自我,这个自我只要不是小圈子,能够被大部分人所接受就行了。

     记者:有评论家说您是中国最有希望问鼎诺贝尔奖的作家,您认为呢?

     莫言:很恐怖的事情。每个奖都有自己的标准,得了奖并不说明你的作品最好,没得奖也不能说你的作品不好。把写作像押宝一样企望得个什么奖,那是非常幼稚荒谬的。

     记者:改革开放这么些年,有很多作家下海经商体验生活,您一直没动过这个念头吗?

     莫言:作家下海经商可以说是雷声大雨点少,真正下海的没几个。我是没这方面的才能也没这方面的兴趣。

     侃生活:看看报看看书而已

     记者:这些年您笔耕不倦,听说您还在山东大学当硕士生导师,您的时间怎么安排的?也有泡吧到KTV唱歌这样的生活吗?

     莫言:当硕导那是滥竽充数的,带了两个学生,有一年了,他们还有自己的导师。平时我也没有什么特殊爱好,酒吧、茶楼、咖啡厅这些地方从不去。最现代的生活就是在家里上上网。

     记者:您在北京呆了多久?经常回山东吗?非典这段时间在家改小说吧?

     莫言:在北京20年了,经常回去。山东已经没房子了,还有一些亲戚在。非典时期在家里什么也没干,就是看看书看看报。

     记者:您的孩子大了吧?不需要您操心了吧?

     莫言:孩子读大学了。我倒从没为这事操过心。

     记者:您这是刚写完《四十一炮》,在家调整吧,下一部作品什么时候动笔呢?

莫言:还没想。

(2003-07-15)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