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研究

莫言研究

莫言重要奖项

时间:2008-07-15 12:40来源: 作者: 点击:
 


莫言在意大利 

   1987年《红高粱》获第四届全国中篇小说奖。根据此小说改编并参加编剧的电影《红高粱》获第38届柏林电影节金熊奖。
  1988年《白狗秋千架》获台湾联合文学奖。根据此小说改编的电影《暖》获第16届东京电影节金麒麟奖。
  1996年《丰乳肥臀》获首届大家.红河文学奖。
  1996年,莫言编剧、张瑜主演、严浩导演的电影《太阳有耳》获46届柏林电影节银熊奖。
    2001年获第二届冯牧文学奖。
    获奖评语:莫言以近20年持续不断的旺盛的文学写作,在海内外赢得了广泛声誉。虽然,他曾一度在创新道路上过犹不及,但他依然是新时期以来中国最有代表性的作家之一。他创作于80年代中期的“红高粱”家族系列小说,对于新时期军旅文学的发展产生过深刻而积极的影响。《红高粱》以自由不羁的想象,汪洋恣肆的语言,奇异新颖的感觉,创造出了一个辉煌瑰丽的莫言小说世界。他用灵性激活历史,重写战争,张扬生命伟力,弘扬民族精神,直接影响了一批同他一样没有战争经历的青年军旅小说家写出了自己“心中的战争”,使当代战争小说面貌为之一新。
   
2001年《酒国》(法文版)获法国“Laure Bataillin”(儒尔.巴泰雍)外国文学奖。
    授奖辞:
由中国杰出小说家莫言原创、优秀汉学家杜特莱翻译成法文的《酒国》,是一个空前绝后的实验性文体。其思想之大胆,情节之奇幻,人物之鬼魅,结构之新颖,都超出了法国乃至世界读者的阅读经验。这样的作品不可能被广泛阅读,但却会为刺激小说的生命力而持久地发挥效应。
    我代表评委会宣布,2001年的“儒尔.巴泰雍”外国文学奖奖授予莫言和杜特莱。

   
2001年《檀香刑》获台湾联合报2001年十大好书奖。
    2002年《檀香刑》获首届“鼎钧文学奖”。
    21世纪鼎均双年文学奖授奖辞:
从《透明的红萝卜》开始,莫言的创作一直保持了旺盛的生命力。究其根本,应该归诸于莫言的感觉方式有着深厚的地域和民间渊源。《檀香刑》是这样一个标志:民间渊源首次被放到文源论的高度来认识,也被有意识地作为对近二三十年中国小说创作宗从西方话语的大格局寻求超越和突破的手段加以运用;同时,作者关于民间渊源的视界进一步开拓,开始从抽象精神层面而转化到具体的语言形式层面,从个别意象的植入发展到整体文本的借鉴。
    义和团现象本身就是民间文化所孕育所造就,是山东古老民间文化的一次狂欢。借这个题材来激活一种以民间文化为底蕴的小说叙述,使本事与形式之间的天衣无缝,形成了一种妙不可言的“回声”。民间戏曲、说唱,既被移植到小说的语言风格中,也构成和参与了小说人物的精神世界。这种“形式”与“内容”的浑然一体,使得《檀香刑》比以往任何高扬“民间性”的小说实践,走得更远,也更内在化。
    神奇化、暴力倾向,仍旧是莫言给人的突出印象。作者把他的这一奇特兴趣,用于表现或映衬一种桀骜不驯,一种野性,一种英雄主义气概。重要的不在于人们是否接受他的观点,而在于他的这种心理倾向已经铸成了鲜明的小说个性。这部小说尚须探讨的问题包括:一、其艺术表现中的某些粗疏之处多少伤及小说的整体肌理;二、其对人性品质的表现及所持价值观,在不同读者中间,可能不是没有异议的。

   
2004年4月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杰出成就奖”。
   第二届“华语文学传媒.年度杰出成就奖”授奖辞:
莫言的写作一直是当代中国的重要象征之一。他通透的感觉、奇异的想象力、旺盛的创造精神,以及他对叙事艺术探索的持久热情,使他的小说成了当代文学变革旅途中的醒目界碑。他从故乡的原始经验出发,抵达的是中国人精神世界的隐秘腹地。他的笔下的欢乐和痛苦,说出的是他对民间中国的基本关怀,对大地和故土的深情感念。他的文字性格既天真又沧桑;他书写的事物既素朴又绚丽;他身上有压抑不住的狂欢精神,也有进入本土生活的坚定决心。这些品质都见证了他的复杂和广阔。从几年前的重要作品《檀香刑》到2003年度出版的《四十一炮》和《丰乳肥臀》(增订本),莫言依旧在寻求变化,依旧在创造独立而辉煌的生存景象,他的努力,极大地丰富了当代文学的整体面貌。
    2004年3月获法兰西文化艺术骑士勋章。
   授奖辞:
莫言:您写作的长、短篇小说在法国广大读者中已经享有名望。您以有声有色的语言,对故乡山东省的情感、反映农村生活的笔调、富有历史感的叙述,将中国的生活片段描绘成了同情、暴力和幽默感融成一体的生动场面。您喜欢做叙述试验,但是,我想最引起读者兴趣的还是您对所有人物,无论是和您一样农民出身的还是所描写的干部,都能够以深入浅出的手法来处理。
    莫言,我很荣幸地授予您艺术与文学骑士勋章。

    2005年1月获第三十届意大利 NONINO 国际文学奖。
    诺尼诺国际文学奖授奖辞:
莫言的作品植根于古老深厚的文明,具有无限丰富而又科学严密的想象空间,其写作思维新颖独特,以激烈澎湃和柔情似水的语言,展现了中国这一广阔的文化熔炉在近现代史上经历的悲剧、战争,反映了一个时代充满爱、痛和团结的生活。
    2005年12月香港公开大学授予荣誉文学博士。


 莫言在香港公开大学

赞词:
   
校董事会主席先生:
    中国的小说传统历史悠久,成就辉煌。这个光辉传统从二千多年前《左传》所记载的异事,到《庄子》中离奇又往往不失幽默的故事,再到宋代闹市说书人口中的引人入胜故事,延续不断。中国人像世界所有其他人一样,喜爱听动听的故事,在小说中获得娱乐,也获得启发。正如有人说,真相须于假处寻找。
    山东省的崎岖土地,除了是孔圣之乡,也孕育出两个伟大的小说家。一个是蒲松龄,他在清代初年写出了不朽的《聊斋志异》。另一个伟大的山东小说家今天来到这里,他是我们的同代人,他就是敢于把中国农村的生活面貌如实记录的道地山东人──莫言。
   莫言,山东高密人,1955年2月17日生于一个农民大家庭。即使后来他成为作家,即使他离开家乡、成为国际知名人物,他也从来没有脱离过自己的农村,自己的根。
  莫言只受过五年小学教育便辍学回家务农。1969年,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之际,首次离开家乡当工人。1973年,到高密县的棉花加工厂做工。1976年应征加入人民解放军,在军中历任战士、班长、教员、创作员等职,1997年始加入报社工作。现在是全职作家。

  莫言早在1978年便开始写小说,但没有把最初期的作品留下来,1981年才出版第一部作品。1983年,他写的一个短篇小说获文坛名宿孙犁大赞具空灵之感。1984年,进入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修读两年。1989年到1991年,在北京师范大学鲁迅文学院深造,获文艺学硕士学位。
  这时,由于其小说澎湃激昂,风格独特,勇于反映中国农村生活的残酷现实,莫言已经声名鹊起。两部长篇小说《红高粱家族》和《天堂蒜薹之歌》分别在1987年和1988年出版。《红高粱家族》后来改编成著名电影,张艺谋执导,赢得1988年柏林电影节金熊奖。
  由于这些杰出作品和其后的文学成就,莫言很受广大读者欢迎,也赢得多个中国大陆和台湾的文学奖项。其作品已翻译成多种语言,包括英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日文。其长篇小说《酒国》的法文版获法国Laure Bataillon奖。2004年,获法国政府颁授文化艺术骑士勋章。2005年初,获得享负盛名的诺尼诺国际文学奖;该奖是意大利名酒Grappa所设立的,当年的评审员是电影导演Ermanno Olmi、印裔英语作家V S Naipaul、法国历史学家Emmanuel Le Roy Ladurie和戏剧导演Peter Brook。
  莫言较近期的作品包括1995年的《丰乳肥臀》和2003年的两部作品《檀香刑》和《四十一炮》。他依然多产,以其笔触令读者诧异、喜悦、惊愕。他以极具个人特色的写作风格和笔法,无畏地揭示出身边人事上和社会上令人震惊的狂暴面貌,毫不退缩。难产、强迫堕胎、重病和畸形、自杀与死亡,这些都是莫言小说常见的主题。他从不为照顾读者的感受而避免描写身体功能最隐密的细节,往往无情地描绘人类的伤痛和残忍,道出婚姻和家庭暴力的悲哀,毫不讳言地揭露政府的贪污舞弊,严苛地描述人与老鼠、蚤、蛆虫、癞皮狗共存的环境。他为人类苦难所写的哀歌,无疑是以山东农村为背景的,那里水道干涸,山路崎岖,高粱、黄麻处处,还有沙尘滚滚的农村广场、政府建筑群和牢狱。但是,这些凄清的景象却被缤纷而精炼的想象笔触所冲淡,因作者对人类身处环境的深刻感受和柔情而呈现生气。莫言对人类凄凉孤独的描写令人不安,而且往往悲剧味道很重,但最终都以其真实和无穷信念启迪人心。法国伟大作家Emile Zola写道:“我所写的每个场景写得好不好,真相就是我的试金石。”
  我们看莫言的作品可以看到真相。
  在其短篇小说集《师傅越来越幽默》英文版的序言里,莫言谈到幼时如何养成习惯,在山东农村的田里放牛时对着牛说话,他也对着云说话,对着鸟儿说话。他母亲恳请他不要再这样自己跟自己说话,他答应了,取了“莫言”作笔名。不过,正如他那气恼的母亲自己也常常说:“狗改不了吃屎,狼改不了吃肉。”他就是不能不说话,不能不说那些大胆地如实披露事实的故事。
  今天,我们恳请他继续下去,继续告诉我们他那些中国农村的真实故事。
  校董会主席先生,莫言不但小说技巧高超,而且向中国同胞及世界各地的人展露中国农村腹地的完整生活面貌,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