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研究

莫言研究

李希贵同志在高密莫言研究会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时间:2008-08-01 16:25来源: 作者: 点击:

同志们好:

   我很高兴在这么一个场合见到各位新老朋友。我对研究莫言这个话题非常感兴趣,有三个原因:一个原因就是从教育这个角度怎么看待莫言的成长?1988年我在济南参加一个校长培训班,第一次接触莫言的《红高粱》,那时正好《红高粱》在济南公映,给我震动非常大,当时那种火爆场面,在高密还感觉不到,但在济南就已经感觉到了。这使我震惊!后来1995年我到了高密一中,跟莫言的大哥管谟贤校长共事。这个时候更多的是了解莫言的成长。我一直在思考,莫言的这种语言的表现力和想象力是怎么来的?因为很少有这样的作家,他的表现力、想象力能达到这种程度,看《百年孤独》有这种感觉,但是再看其他作品就找不到这种感觉了。说实话莫言的作品晚上我一个人不敢看,象《檀香刑》。他文字的感染力已经超出了动画产生的效果。跟管校长一起同事的时候就经常闲聊,探讨莫言的成长。后来发现莫言没有上多少年学,没有在教室里听老师多少讲授,他就是小时侯读了大量的书。莫言为了读书就给人干活,谁家有书他就给干活。后来管校长上了华东师大中文系,可能这个时期给莫言提供了很好的条件,又读了大量的书。因为我是教语文的,所以我就更加关心莫言为什么会成为今天的莫言?他这些学习经历、他这些读书经历,就启发我思考我们的教育到底怎么了,我们的教育到底怎样改革?我对莫言感兴趣可能这是一个非常功利、非常现实的原因。
    我对莫言感兴趣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随着时代的发展,随着莫言的成长、成熟,到今天,我发现和莫言同时代的一些作家,慢慢地变得不甘寂寞了,慢慢地变得更加功利了,慢慢地变得文思枯竭了,有些离开了写作,走到另外一些路上了。我们不能说不好,但我感觉真正要成为一个大家,真正能为这个民族奉献上有世界影响的作品,可能需要甘于寂寞,勤于笔耕,潜心著述这么一些人。莫言就是中国目前仅有的这样几个人之一,所以我一直在想,我们这个民族,在“四大名著”之后,能够在世界上产生影响,可能就是莫言这么几个人了。所以我一直在若干场合说,我对莫言充满信心,充满希望。他肯定能代表我们这个民族写出一些影响世界的作品。因为有他的人格,有他的做派做基础。
    这样以来,引起我另一个思考,和莫言同时代的那些作家,初期和他一样有影响,后来的经历是一样的,他们面对的时代是一样的,面临的诱惑是一样的,但是为什么仅有莫言几个作家能够坚持到今天?我要把他追溯到家庭教育,他很可能有这个家庭教育的陶冶、熏陶。我们现在要研究这个问题。在谈到莫言研究时,我有这个建议,我们要研究莫言在成长过程中,在接受家庭教育过程中,他和别的人不一样的地方,因为研究莫言的作品,可能需要贺教授、杨教授,外边好多著名的文学评论家他们来做,但是我们要立足高密研究莫言的话,需要研究他的成长,他身边好多人对他的影响,包括张世家先生。那些外围的学者,他们没有办法和我们相提并论,或者说他们没有这个条件,我们需要为莫言研究做些补充。家庭教育,社会影响,在莫言成长当中,造成这么一种品格,这样一种做派,到底有什么样的作用,期望在座的各位能够在这一点上努力寻求答案。
    我们应该抢救莫言过去的历史,如果我们不去抢救,就没有人去抢救,你不能叫别人来抢救莫言的历史,高密人责无旁贷。和莫言一块长大的人现在都健在,要原汁原味地把一些人对莫言的了解,把莫言曲曲折折的经历真实地记录下来、保存下来,这本身就很有价值。我们要把他当作我们高密最最重要的品牌,保护这个品牌,抢救这个品牌,要发挥我们应有的作用。如果我们不出来说一些有关莫言的方方面面,那么就有可能没有主流声音。我们必须要说,我们必须把真正的东西说出来。
    越是到高层次,对高密的了解越是因为莫言。为了这个,我们也应该贡献出一点点力量。
   (根据录音整理)

国家督学 潍坊市教育局局长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